破除多數溺水事件的迷思:原來都是自己造成的?

梅雨季結束了,炎熱的夏天來臨,玩水消暑本是日常,但對應的環境風險不可不知。如果你沒有判斷環境風險的能力,那至少要有風險意識的知覺。學習水域安全常識,保護好自己安全;你可以救了別人,也可以救到自己。

救生衣浮力衣大不同》認識救生衣的差異

一般民眾基本上都不具備在開放水域的游泳能力,不過即使如此,多數人還是不會在戲水時穿著救生衣。如果不小心遇上較大的風浪將人帶離岸邊,常常會無力支撐到救難人員抵達而造成憾事發生。因此,在從事水上活動時選擇適合的救生衣穿著,能夠有助於我們避免意外產生,讓我們快樂出門、平安回家。

南澳海蝕洞受困事件:天氣判讀與沙灘行車技巧

對水域安全知識一知半解而做出錯誤的判讀,在不對的時間前往不對的水域從事活動,輕則徒增國家救援成本與救難人員風險,重則失去寶貴性命,留下傷心欲絕的親友。如果我們能從意外中學習關於天候觀測與氣象資訊軟體的操作,進而降低戶外活動的風險,就能更享受水域活動帶來的快樂與心靈上的放鬆,也不會因此造成他人的負擔。

不會游泳也能學會的自救技巧 – 水母漂

水母漂是任何一個游泳單位及學校游泳課都一定會教的初階技巧,透過很簡單的肢體操作,可以讓人漂浮於水面。有別於「仰漂」,水母漂易學好操作,即便是完全不會游泳的人,只要敢把頭放在水裡,就學的會水母漂。

水中自救的迷思:為什麼溺水時不適合做水母漂?

水母漂雖然不比仰漂實用,但因為簡單易學,依然可被視為應該學習的入門水中自救技巧。

溺水的情境百百種,上述說明適用於大多數狀況,但並不表示我們會了仰漂就能應付所有溺水危機,還是得依據現場情形作臨場反應,才能夠幫自己化險為夷。

溺水數據的認知差異:如何調整台灣游泳教育政策?

雖然台灣溺水意外比例因游泳教育普及已大幅降低,但從近十年的數據統計可以發現,目前遇上有效降低溺水意外的瓶頸。

我們應當參考國外成熟的游泳教育環境,與時俱進、更新調整,並制定且徹底落實適合台灣作為海島型國家的游泳政策,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發生溺水意外的原因。

漁船衝撞SUP:漁業與水域休憩活動如何和平共處?

很多人說台灣只有「海鮮文化」、而沒有「海洋文化」,漁民與水域活動遊憩玩家長期以來一直有摩擦。很遺憾的是,政府以為自己在居中協調,但卻訂定出讓雙方有紛爭的規範。如果彼此間沒有「共好」的共識來發展使用海洋,那糾紛只會永不停歇。

奧運參賽省思:四面環海的台灣,為何不盛行水域活動?

現行的游泳教育政策與台灣長年來的「先禁國家」文化,扼殺了水域活動的蓬勃發展。期望這一次東京東奧能夠讓政府覺醒、讓民眾省思,破除對水域環境的恐懼,讓台灣有朝一日能活用自身四面環海的優勢,成為真正的水域活動大國。

疫情下的我們,可以先預習的「防溺水」救命題

如果疫情順利趨緩、進而逐步開放各地景點,勢必會迎來一波「報復性出遊」,屆時溺水意外發生的機率也極可能大大增加。因此,先學習好防溺教育,政府也將相關的配套措施做好,才可以避免疫情解封後發生更多令人無法挽回的溺水悲劇。

讓孩童愛上玩水,是最好的防溺教育

用禁止的方式總是能快速達到降低意外的效果,但往長遠的看,此乃至標不治本的辦法。防溺教育從小做起,不僅能加深印象,對於同儕之間也能做到相互提醒的作用。而學習防溺教育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孩子愛上玩水,從玩樂中學習與嘗試。